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諜海王牌-第2286章 說吧分享

諜海王牌
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
再次左转又绕的,驶过了几个街口后,这一下可以说是基本安全了,因为上海的本来车子就比较多,再加上他们开的还是最常见的福特车。连续开了几个路口之后,那真是没谁会注意他们。
接下来一路很是顺利的来到了他们驻地附近。再次绕了一圈, 发现没什么问题,这才开进了院子里。
井绿竹把院子门关好,也不往里走。只是站在院子门这里,继续通过门缝和听觉,警戒着四周。剩下的人,下了车, 则是开始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, 纷纷帮忙将里面被揍晕的李玉抬了出来。其实路上莫洪福他们总结了一下, 他们这次的突袭,抓人还是有一些瑕疵的。
比如说,如果李玉在途中要是醒过来了,在后备箱里大喊大叫怎么办?虽然有汽车马达的声音和路面上其他车辆和人声交杂,再加上李玉闷在里面。所以声音喊出来,也未必就会有人听出来。可总归是个瑕疵。
因此,莫洪福他们认为,下一次如果再有类似的,抓人的任务的话。那么最好还是能够带一个口嚼子,给目标绑上。这东西现做就赶趟,用一团破布,硬塞进嘴里,然后在外面用力的绑着一条绳子, 勒在后脑上,以防止对方吐出破布就可以了。如此的话,目标就只能用鼻子哼哼。而鼻子的哼哼声,相比直接用嘴把喊,那声音可就小的多了。
不过不管怎么样,他们此次任务肯定是成功了。将人抬进屋子, 找了实木椅子,将人用绳子捆在上面。
然后把人往屋子最中间的客厅地当中一放。放在这里,也是有讲究的。因为如果真需要动刑的话,或者是万一这小子突然之间大喊救命,那么在屋子最中间,他即便喊出来,音量也会被四周的房间,墙壁吸收很多。
而且他们还有措施,那就是石印天站在李玉所在的凳子后面,手里拿着两个比较长的手巾合在一起,只要发现这小子有喊的迹象,立刻就堵住对方的嘴。如此一来,喊的不成句,刚发生就被憋回去。
即便是真的被外面的人听见,可能也不会理会。就好像是你在家里,突然之间听见外面,或者哪里,有人突然喊了一声,你可能闹心。但因为就是喊了一声,你真的会立刻提高警觉吗?不可能的事。除非对方喊成了句式, 比如说救命啊!又或者是杀人啦。这种成句的,要不然,光是啊的一声,听见也就听见了,不会有什么后续的警觉,你该干什么肯定还干什么。
等石印天站好后,莫洪福点了下头。付清华见状,拿着一瓢水猛地往李玉脸面上一泼。后者被冷水一激,登时打了个哆嗦,抽了口气,眼睛也随之眨了两下,随之缓缓的张开。跟着面部不自觉的抽出了一下,一张嘴:“呕!”的一声,吐出了一口酸臭的玩意。
话说之前的那两拳,赖晓宁打的确实有点狠。拳击打在人的脑袋上,脑袋随之往后摆动,其实本身是个卸力的过程。虽然不可能全都把力道卸掉,但也能卸掉一部分。
可赖晓宁揍李玉的这两拳,是把他按在地上的。对方的脑袋死死的贴在地上,是以往下砸击的两拳,可以说是挨的非常实成。几乎所有的力道都作用在了对方的脑袋上。所以打懵了的同时,现在李玉还有点脑震荡。这才醒过来后,突然有呕吐感,却确实吐出来了一些早上吃的玩意。
“真特么恶心。”莫洪福旁边的付清华嫌弃,道:“别特么在吐了,再吐我让你趴地上都特么舔回去。”
也不知道是不是付清华说话太恶心,还是被之前赖晓宁揍的后遗症还没消失。话音刚落,李玉一歪头“呕!”又吐出了一口。
见对方说吐就吐,付清华还真不能让李玉再把那滩东西舔回去。莫洪福等人好笑的看了烟他。之后莫洪福见李玉吐了两口,稳定了下来。说道:“看看你的周围,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了吧?说说,你叫什么名字?”
李玉闻言,抬头看了眼莫洪福,踌躇片刻道:“李玉。”
莫洪福道:“不对,我问的是你的真名字。”
李玉皱眉道:“我确实叫李玉。你们……是也是军统的?”
莫洪福闻言笑了笑,道:“到这时候还在刷花招啊,什么叫也是军统的。说的好像我们不知道你的底细一样。”说着话,他抬眼看了下站在李玉背后的石印天。后者立刻会意,一把捂住了对方的嘴。
与此同时,莫洪福拿出一个小木头方子,猛地往下一轮,正砸到对方的大脚趾上。李玉现在手,腿什么的都被绑着。躲都没地方躲,生生挨了这一下后,钻心的疼痛直接引入他的脑海。嗷的一声惨叫便喊了出来,结果他的口鼻被狠狠的捂住,是以只是呜呜了两声。
莫洪福道:“名字!你的真实名字!”
看他缓的差不多了,身后的石印天松开了手。李玉呼呼的喘了几口粗气,面上已经带了哭腔,道:“真的,兄弟,我真叫李玉。你们别看我和鬼子宪兵在一块,其实我是自己人啊。”
蜀山刀客 小說
麻雀变凤凰(禾林漫画)
“自己人?很好!”莫洪福再次看了眼石印天。后者再次一把捂住李玉的口鼻。莫洪福的木头方子呼的一声再次砸落,依旧是那个大脚趾。登时发出一声闷响。
李玉眼珠子登时鼓了起来,口中呜呜的叫个不停,虽然身上被绑住了,可是身子却一直哆嗦了半晌才算缓了下来。这不是意志力够不够的问题,十指连心,这里说的可不是单指你的手指头。脚趾头在某种程度上讲,可能比手指头收到伤害的疼痛还要大。
莫洪福道:“最后一个机会,说出你的名字。不然我这次一口气,会慢慢的砸,砸的很慢,但却一直砸到把你的大脚趾成为肉饼为止。你应该知道那意味着什么……”